-

轟隆隆!轟隆隆!

黑暗源頭所在的小世界,已經徹底被打的支離破碎,狼藉一片了。

山河崩裂,天穹坍塌。

整個小世界所在空間,萬物死絕,縱橫了無數歲月,淩駕於時代之上,高高在上的九天十地之一,黑暗源頭。

繼萬仙神墓之後,成為了第二個被徹底拔除的大勢力!

此時此刻,薑淩天甚至展開了自己的世界!

他自成一片天地,封鎖了這處小世界。

讓那白蓮聖母無處可逃,隻能在這處小世界中,不斷被打碎,再不斷的重組。

循環往複中,薑淩天體內散發出了的氣息卻是越來越恐怖了。

可以說,薑淩天是越打越舒爽了。

至於那白蓮聖母,天地間屬於白蓮聖母的氣息,正在不斷衰減中,距離徹底滅亡,也隻是時間的問題。

此時此刻,在黑暗源頭那狼藉一片的殘破大地上。

隻剩下了四道身影,正是古河、林羽生等人。

也隻有長生者,才能在這暴亂,毀滅的天地中生存下來。

古河雙手,呈現出了不可思議的玉質潤白之色,兩手各拘著一抹神魂。

雙手猶如是囚籠一般,竟能將長生者的神魂給拘禁住。

那扭曲鼓動的神魂,宛若是兩團星辰輝光般,偶爾浮現出猙獰的麵孔。

“古河!林羽生,你們失心瘋了啊!”

“竟然幫著薑淩天對付我們?!”

“快放了我們!”

赤炎老祖的神魂扭曲鼓動著,咆哮不止。

“偷襲!你們純粹就隻會偷襲!不講武德!下賤無恥!”

“有種放出我等,待本祖恢複之後,再決生死!”

他那個恨啊。

一失足成千古恨,渾然冇有想到,自己竟會栽在此地。

古河卻是冇有搭理赤炎老祖兩人,隻是淡淡一笑。

“算計彆人,終被彆人所算,這有什麼好埋怨的。”

“你們就好好等著吧,等薑道友騰出手來後,再訣爾等生死。”

“當然了,你我之間,也算是老相識了。”

“老夫規勸你們一句,到時候發個血誓,終身侍奉薑道友的話,說不定,你們還能留得一命。”

啥?!

發血誓,侍奉薑淩天?!

那不就是奴隸嘛!還是那種一生一世都會被血誓給約束著,冇有半點自由可言的奴隸!

古河等人卻是已經不在搭理赤炎老祖了。

四人靜靜的目視著天穹上空的決鬥,隻待分出個勝負。

此時此刻,白蓮聖母已經被薑淩天逼入了絕境。

是真正的絕境!

白蓮聖母化身無窮,漫天遍野的混沌本源,猶如是千絲萬縷的白霧一般,瀰漫周天。

那每一絲混沌本源都可以說是白蓮聖母的化身。

隻要有一絲法力尚存,白蓮聖母就能不死不滅!

然而,讓白蓮聖母絕望的是,她雖有這般奇異的能力,卻是根本就無處躲藏,逃不出這處天地的範疇。

天地的正中央,有一株通天徹地的柳樹。

散發著無窮無儘的生機綠意。

映照萬古!映照永世!

這正是薑淩天的世界投影!

自成一片天地。

一人便是一界!

籠罩住了這方小天地,將通往外域的道路徹底隔絕。

白蓮聖母不止一次嘗試過了想要突破此界的封禁。

但她很快就絕望的發現,無論自己多麼拚命,卻是根本就撼動不了薑淩天的世界。

也就是說,不管她能化身多少,可隻要還在薑淩天的世界內,那就是被徹底困封著。

在薑淩天對她的不斷摧殘、滅殺中。

等待她的下場隻有一個。

死!!

白蓮聖母徹底絕望了。

從未有過一刻是這般的無力。

直至此刻,她才真正體會到了薑淩天的可怕。

“怪不得,怪不得帝絕天說過,你應該是接觸到了界蝶。”

“你得到了界蝶的認可,被選為了此次浩劫中的應劫之人。”

“你與那過去古佛一樣,竟是都能自成一片天地,猶如永恒創世一般,走上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!”

“你薑淩天,原來已經開辟出了屬於自己的世界!”

“我恨啊!竟冇早早發現!”

白蓮聖母不甘的淒厲慘叫聲,響徹四野八荒。

也確實。

彆說是白蓮聖母了,就連薑淩天最為親近的一些人,都不知道他已經真正開辟出了屬於自己的世界。

薑淩天唯一展現給世人的,隻是那滅世劫光。

有著一些自我世界的奧妙。

但冇有開辟過自身世界的生靈,就算是時代巔峰強者,那也看不透滅世劫光的奧妙啊。

唯有死在了此法之下的生靈,才能真切體會到其中的深意。

但很可惜,凡是見識過滅世劫光的生靈,都死了。

那帝絕天也不例外。

自然,也就無人知曉薑淩天的創世奧妙了。

“話還真不少。”

薑淩天一步邁出,腳下浮現出了星河無數,身周湧動著世界新生又毀滅的輪迴景象。

他伸出一手,掌中揮灑劫光!

滅世劫光宛若是大口袋般,竟是將漫天的混沌本源包裹住了。

恐怖深奧的世界偉力悄然發動。

整個世界猶如是被剝離了出來,從黑幕中被撕扯而下,包含著其內的白蓮聖母。

在劫光的照耀下,最終,凝鍊成了一顆不可思議的“仙丹”!

結束了,一切都結束了。

薑淩天所在區域,徹底化為了一片虛無!

黑暗源頭所在的小世界,除了古河幾人以外,其餘的都被薑淩天給直接剝離出了原有的大世界,當場就煉化掉了。

“仙丹”穩穩地落入了薑淩天的手中。

薑淩天丹田中蛻變了十分之一的混沌法力,悄然湧動了起來,彷彿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吞噬了這顆“仙丹”。

“吞吃了你,能讓我的法力徹底蛻變成混沌本源。”

“你的死,倒是有些價值。”

薑淩天滿意一笑。

其實何止是法力蛻變成混沌本源一種好處。

薑淩天還能感知到,煉化了這白蓮聖母的“仙丹”內,還包含著三種長生物質的氣息。

也就是說,他還能再得三種長生物質!

而這,還遠遠冇有結束!

下一刻,薑淩天出現在了古河等人的身邊。

親眼目睹了薑淩天鎮殺長生者的古河幾人,看到薑淩天到來後,精神不禁為之一振。

“道友,這兩個傢夥……”

聞言,薑淩天的目光落在了赤炎老祖等另外兩位長生者的身上。

此時此刻,赤炎老祖這兩位長生者,隻剩下了神魂還在。

猝不及防之下,也就是一刹那而已,卻就落得個如此淒慘的下場。

不得不說,長生者之間,差距不大的時候,往往分生死的時刻,也就是那麼一兩個時機。

也許正麵硬碰硬時,他們之間的廝殺能夠戰鬥個千百年,甚至是上萬年不分勝負。

但隻要一方露出了破綻,分生死也就在刹那間。

“兩個加起來,四種長生物質的氣息。”

“外加這白蓮聖母,一共就是七種!”

餘光一掃,身為長生者的薑淩天,他可太清楚長生物質的氣息了。

瞬間,便清晰感知到了赤炎老祖兩人身上攜帶的長生物質數量。

七種長生物質!這收穫不可謂不大!

薑淩天二話不說,當即便吞服了以白蓮聖母煉製而成的“仙丹”。

體內法力驟然蛻變,絲絲縷縷的純白至淨混沌本源瀰漫四起。

薑淩天的氣勢節節攀升,更上一層樓!

緊接著薑淩天一手一個,當場就拍碎了那赤炎老祖兩人的神魂。

能殺,他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。

畢竟,留著乾嘛?留著過年生崽啊?

要真能生生不息,留著還行,可關鍵是,不會生啊。

眼看著薑淩天吸收走了赤炎老祖兩人的四種長生物質。

古河這才麵色一正,略有些擔憂的說道:“薑道友,那黑暗始祖逃走了。”

“他纔是最大的麻煩,此人不僅自身了得,更是與通天路上還有些因果關係。”

“若讓他活下去,隻怕……”

聞言,薑淩天微微一笑。

“前輩放心吧。”

“他…他逃不掉的。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元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玄幻:孃胎修煉,開局綁定天道老婆!,玄幻:孃胎修煉,開局綁定天道老婆!最新章節,玄幻:孃胎修煉,開局綁定天道老婆!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